停不下来的陀螺: 单身妈妈的这五年

 服务项目     |      2022-09-17 22:33

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梁雯报道

怀孕的时候,魏圆圆就隐隐感到自己要独自抚养孩子了。但没想到的是,接下来4年多的时间里,作为单身妈妈,她最大的考验会是争夺孩子的抚养权。

经历了与孩子分离、从商场“偷偷”抱回孩子,孩子抚养权被判给男方等波折后,2022年8月,魏圆圆终于得偿所愿。经过调解,她得到了抚养自己孩子的权利。她在微博里写道:“我和我妈妈抱在一起嚎啕大哭了一场,之后这一整天都处在非常不真切的虚脱感之中,感觉像撑了太久的气球终于放松泄气了。”

争夺抚养权

从2016年与崔文(化名)相识相恋,到2017年怀孕,再到发生矛盾,最终留下孩子阳阳(化名)离开崔家。

魏圆圆并不是主动选择成为单身妈妈的。怀孕后,她和崔文曾认真地考虑过结婚。但随着双方感情破裂以及家庭之间的矛盾,结婚计划一拖再拖。“其实我应该在怀孕到六七个月的时候,就有预感会成为单亲妈妈了,就那会还觉得肯定得领证结婚,不然孩子上户口什么这些问题怎么解决。”

彼时,魏圆圆觉得哪怕后面再离婚,自己还是会领个结婚证。“你要是没结婚就生了孩子,可能在外界没有了解那么多情况的时候,他对男女双方都会有些负面的猜想,包括对孩子来说可能也不太好。”

现实打破了她的幻想。生完孩子后,魏圆圆暂住崔家,期间她与崔文再次发生矛盾。“我们俩那会的关系就已经非常差了。后来又跟他妈妈争吵,然后我就从他们家走了,搬走的时候孩子的问题没有说清楚,他们家也觉得孩子太小了,不允许我把孩子带走。”

双方矛盾激化,闹上了法庭。在孩子一岁半左右的时候,思子心切的魏圆圆跟同事一起,在商场偷偷把阳阳带了出来。让魏圆圆没想到的是,在最终判决中,还是把孩子的抚养权判给了男方。回想起得知判决结果时的心情,魏圆圆说自己“浑身发抖,非常生气”。

魏圆圆紧接着提起上诉,根据2019年9月的民事调解结果,魏圆圆争取到了阳阳3岁前的完全抚养权;3到5岁,双方按季度轮流抚养;5到18岁,男方具有完全抚养权。此后,阳阳便一直由魏圆圆抚养。直到2022年,经过调解后,魏圆圆获得了阳阳的抚养权。

成为单身妈妈的五年

魏圆圆第一次感受到未婚生育的“不便”是在产检时。当时,她作为孕妇去公立医院建档,被告知需要结婚证。因此,怀孕的大部分时间,她的产检都是在私立医院进行的。

孕晚期,公司的HR找魏圆圆要过好几次结婚证,称办理生育津贴手续时需要用到,只有走完手续,才能发放生育津贴。因为没领结婚证,当时魏圆圆没能拿到生育津贴。

生产时的经历,让魏圆圆更清楚地意识到,作为单身妈妈,她能依靠的只有自己。生阳阳时,魏圆圆难产转剖腹产,需要家属签字。病房外守着的虽是孩子爸爸,却并不是魏圆圆的丈夫,没办法签。“关键时候你要决定保不保这个孩子,如果子宫大出血要不要把子宫切掉,这些都只有直系亲属才能签字。”魏圆圆的父母当时不知道孩子会突然降生,没能及时到医院。

“我记得特别清楚,我躺在产床上,两腿都在抖,还伴随着宫缩的痛,然后医生就跟我说那只有你自己签,然后我手抖得特别厉害,就签了字,同意剖腹产。”

生完阳阳后,没有结婚证又为孩子上户口增加了难度。那时,未婚生育上户口仍要交社会抚养费。魏圆圆觉得,她生产的那一年正好赶上政策的过渡期,很多政策还没有落地实施。记者注意到,在2021年6月26日,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》中明确提出,取消社会抚养费,清理和废止相关处罚规定。

成为单身妈妈的五年,魏圆圆经历了很多,也收获了很多。这些年阳阳的大部分开销都由魏圆圆来承担。一方面想做好工作,升职加薪;一方面又想花时间来陪伴孩子,给孩子更多的爱,这让魏圆圆总觉得时间不够用。“我现在住的地方离工作的地方大概40多分钟,早晚高峰可能在50分钟到一小时之间,每天往返就是两个小时。我7点下班,到家8点,还要陪阳阳认字、念故事,都是需要时间的。”

工作挣钱、打官司、陪阳阳……一件件事情让魏圆圆像个停不下来的陀螺。但孩子在身边,这些都不算什么。“阳阳刚会说话的时候,有一次家里有蚊子,他就挥舞着小手臂去打,边打边喊说我要打死蚊子保护妈妈。有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,我迷迷糊糊有点醒了,感觉到阳阳从我背后把手伸过来,就像拍小宝宝睡觉似地拍了拍我的脸。”

现在,周围人已经接受了魏圆圆未婚生子的事情,阳阳的姥姥也在身边帮忙照看孩子,生活逐渐走上正轨。这些都让魏圆圆觉得,自己未婚生育并没有多特殊。但她仍认为,从很多方面来说,单身妈妈算是社会上的弱势群体。“记得上课时老师说过,公平对待其实不是一视同仁,而是要差别对待,越弱势的越要去保护。”

对于近期关于不需要结婚证即可领取生育保险一事,魏圆圆觉得这意味着单身妈妈得到了平等的对待,但平等对待只是第一步,如何保障单身妈妈的各项权益仍需要全社会的努力。

魏圆圆的代理律师、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荆曾接触、帮助过多位单身妈妈。这些单身妈妈会在生育津贴、孩子上户口、抚养权归属、孩子跟谁姓、探望权等等问题上遇到困难。张荆认为,成为一个单身妈妈需要做好各方面的准备,比如父母的支持、交往对象的理解、后续抚养费和抚养权的争议、生育环境带来的压力……

如何保障单身妈妈的权益?张荆认为,首先,单身女性的生育权应该被看到,单身女性在生育过程中的费用,比如领生育津贴等问题要引起关注。此外,有些地方单身女性给孩子上户口还是有门槛的,比如要报备生父的名字等,如何针对单身女性设立一个畅通的通道也是社会上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
张荆认为,从大环境来看,非婚生育对于缓解低生育率有积极作用;从法理上来讲,单身妈妈也不应该被排除在生育保险制度的大门之外。《劳动法》《社会保险法》《妇女权益保障法》等相关法律中,均未将相关权利保障与结婚挂钩,秉持了平等保护的立法精神。

“社会是在不断发展变化的,人们自我生活状态的选择会越来越个性化、自主化,社会的整个评价体系也会越来越包容。”张荆说。

现在,崔文每周都会来看阳阳,魏圆圆也希望他今后能继续扮演好父亲的角色。对于自己的未来,魏圆圆表示她没有结婚的打算。“我对人性没有那么大的幻想,因为我在想人家找我是为了什么。”说起阳阳的未来,魏圆圆则充满了希望:“像所有父母一样,我也期望自己的孩子在世俗上能尽可能地获得成功,如果不能,我也希望他是一个快乐的、健康的、正直的、有担当的人。”